淫乱聚会

views所属分类:都市情感
拼音:yinluanjuhui;发布于 2020-01-19 19:27:56
收藏


凌晨两点,烈回到他甜蜜的小窝。寒冷的空气还残留在他的脸颊和双臂上,疲惫感佈满着他的身躯,就算如此,他脸上还是挂着丝丝的笑容。
(他们应该还沒睡吧?)
今天,刚好是他们这群好友聚会的日子,为了和朋友有多一点相聚的时光,他用着比往常快两倍的速度完成工作,然后提早下班。
「晓秋,我回来了。」烈打开大门后喊道。不过,昏暗的屋子里却沒有一点声音传出,反而有种诡异的感觉。
(沒人?不太可能啊!晓秋在电话里明明跟我说在家啊。)
烈满脸疑惑,随手带上大门后走了进去。当他来到客厅后,立即被里面的情况给吓了一跳。
电视机前面,中古咬着指甲默默地看着萤幕中的动画美少女,嘴里不断喃喃喊着:「好萌喔……好萌喔……」
餐桌,有两个人。一个是沈稳的成年男子阿飘,轻推着他黑框眼镜,吸了口烟,眼神凝视着笔记型电脑的WORD视窗。随后双手快速的在键盘飞舞,将他满腹的思绪转化成文字,键入在电脑里。
一旁,还有个披头散髮的女子醉趴在餐桌上,满脸潮红散发着浓厚的酒味,手中还握着威士忌的空瓶。烈不禁暗道着:「靠,我私藏的好酒居然一滴也不盛了。」
另外,客厅的沙发上,四个人佔据着的不同位置,分別是晓秋、阿翼、荷叶和镜子,各自手中握着五张扑克牌,一动也不动,彷彿他们的时间静止般。
忽然,宁静的气氛在一瞬间抹灭。晓秋像是发了颠,歇斯底里骂出:「啊!我爆了啦!你们这群浑蛋,联合起来阴我。」接着把扑克牌甩到桌上,嘴翘得老高,缩在沙发上生着闷气。
「早跟你说过,別玩这么大,你就是不听。你看我长得这么帅,你这么丑,光从外表就知道你输定了。」阿翼拨弄着他前额仅存的那束浏海,自以为很潇洒的说道。
「愿赌服输,別想赖皮。我这次一定要你穿上我这身女僕装。」镜子一身樱花色连身衣裙,背后的扣子一颗一颗快要爆开。朴素的白围裙,缝有蕾丝边缘的头饰。脚下是一对不合脚的白色短筒袜和漆皮的平底黑色扣带鞋。
如果是一般的情况,这身女僕装应该会是受到不少宅男的喜爱。可惜,穿着这身服装的人,是一个满是鬍渣、脚毛和汗味的中年大叔。小指头扣弄着他的鼻孔,令人有种诡异的强烈对比。
「呵呵。镜子啊,你那身装扮给晓秋太可惜了。你沒看她那扁平的洗衣板,水桶的腰身,萝蔔般的大腿,真是浪费啊!」荷叶轻蔑的笑着说道。说话同时,还不时摇晃她34D的巨乳,摆弄着24吋的腰身以及修长白皙的美腿。
「死乳牛,谁叫你说话了,你不说话沒人当你哑吧啦。」晓秋看到荷叶不断的向她搔首弄姿,气得马上回她一句。
听到晓秋的回应,荷叶只是呵呵笑着,一脸狡诈的说:「別忘了,我也分到一杯羹喔。上次的『鳗鱼』,我这次回一併还给你的,准备好好享受吧。」
四人莫名奇妙的对话,让烈听得有些不知所云,忍不住开口询问: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?」
看见烈回来的晓秋,彷彿握到了救命的稻草,连忙开口哀求说道:「烈烈,快救救我。他们联合起来欺负我啦!」
「不要。」烈想都沒想就拒绝。因为,每次只要晓秋这样求他的时候,就是她又闯了什么大祸。
「各位,请你们慢慢享用她吧。我先来去睡一下好了……」
「烈烈,你这个沒良心的傢伙!你不帮我的话,今天开始你就別想跟我一起睡了。我保证,我一定会把你踢下床的。」晓秋眼见唯一的救命稻草将要随她离去,忍不住出口威胁。
「沒关系。我想要的时候,就拿条绳子把你绑起来就好。只要把你捆得紧紧地,你绝对是会淫荡的要求我把你征服。」烈耸耸肩说道,满脸止不住的笑意。
「你……你……」
这时,有个人动作了。他抽口烟,将白雾缓缓吐出,说道:「阿烈,你就留下来陪晓秋吧。你看她一脸楚楚可怜的模样,难道不让你心疼吗?」这句话一说出口,让晓秋感动万分,这群朋友里面,果然还是只有阿飘最疼爱她。她不禁感激的说:「阿飘,你人最好了。」
「NO……NO……NO……」阿飘左右摇动他的食指,接着说:「我不收好人卡很久了。我要阿烈留下的原因,就是要他当惩罚游戏的执行人。各位,你觉得如何?」
阿飘话说完,马上引起众人的迴响,各各鼓起掌来支持。阿飘举起手平静众人兴奋的情绪,又发话说:「那今晚的赢家们,你们想玩什么惩罚呢?」
荷叶首先发言,说:「我仍旧忘不了上次的惩罚。晓秋这傢伙,居然在我的阴道里塞进十几条活生生的鳗鱼。那种鳗鱼在体内乱钻噁心的感觉,还要担心会不会跑进子宫里。这次,一定也要让你尝尝!」她双手不断的搓揉着,似乎等这个报復机会很久了。
「我的惩罚,只想她换上我准备的女僕服装就好。一想到罗莉般的晓秋换上这套衣服,我下半身就不自觉得兴奋起来。」镜子陷入了自己的想像世界里,不时吞嚥着口水,裤裆凸出一块,好像晓秋已经换女僕服出现在他面前一样。
镜子的想法让荷叶有点不悦,忍不住抱怨起来,说:「镜子,你心太软了啦.怎么不说鞭打或是滴蜡之类的,这样才显得香艷刺激啊!」
「不要不要,这样会弄坏我的女僕服。你不知道,我缝制这件衣服,花了我三个晚上的时间和心力耶。我才不会笨到去破坏它。」镜子回过神,态度坚决的说道。
「啊呀!这个简单啦。我这么英俊潇洒,交给我就对了啦。」阿翼先拨弄着他的浏海,接着从他的公事包里取出一副奇妙的东西。数片肤色的轻薄软埝,还有一个遥控器。然后得意的说:「这是我们公司的研究部门开发五年所诞生的新产品『吼里宋3000』。黏贴在头顶,利用高磁波共震,来达到生发的效果。你们看着个遥控器,上面五个刻度,分別来调整磁波的功率。嘿嘿……」说完,又拨弄着他的浏海,发出邪恶的淫笑声。
就当众人讨论着邪恶的阴谋同时,晓秋慢慢的向墙边移动,打算大伙们注意力沒放在她身上的时候逃走。就当她移动到走廊旁,一个沒发言的人悄悄伸出她的魔手,不对,是魔脚,放在晓秋移动的位置上。
「啊!」一声尖叫。
随后,一只手把四脚朝天的晓秋给拎起来,温柔的说道:「逃跑是不对的。乖乖接受处罚吧。」她的模样,丝毫沒有刚刚酒醉的窘态。反而像是个披着天使羽翼的恶魔,摇动着三角形的黑色尾巴。
「姊姊,我知道你最好的,你一定会帮我对不对?我不想要塞鳗鱼啊!」眼见自己逃不掉了,急忙装成可怜的模样,看能不能挽回一点什么。
「好啊!」沒想到医生居然一口就答应,使得荷叶不禁破口说出:「我绝对不同意。」
「荷叶妹妹,別发这么大的火气,我只是有更好的主意罢了。」语毕,晓秋便开始后悔,不断挣扎。但是,柔弱的晓秋,哪里会是空手道两段的医生的对手。她轻轻的安抚着她,说:「我从很久以前,就想玩弄你的小菊花,在里面注入我精心调制的灌肠液。然后,涂一点催情的药膏在你的阴道里。等到你高潮的时候,那下半身激射的情景,让我无限遐想啊!」
「医生,你说的真好。如果再加上一点野外暴露的话,我相信一定会更棒。」阿飘这时提出的点子,更让晓秋快要崩溃。
荷叶则是在一旁高兴的直拍手,称赞道:「真是太令人期待啊!」
反而镜子在此刻提出了他的不满,说:「我反对。这样会弄髒我的衣服。」
「你放心。只要多多注意一点,保证不会弄髒你的衣服的。」阿飘邪恶的笑着。
「不要啊!」晓秋大声喊叫着。
仲夏的清晨,吹送着徐徐的微风,显得凉爽。很难想像,几个小时之后,急速上升的气温,会将城市带置到32度以上。台北市,就是个明显的例子。
六点钟的第一班捷运,通常都是载运着提早出门的上班族或是离学校较远的学生们。而今天,却有个异样的人出现在其中。
蕾丝头饰、白围裙、樱花色连身裙,以及白短袜配上黑皮鞋,一套宅男们梦想的女僕装扮,就这样活生生的出现在站台边。而这套服饰的主人,也是个身材娇小的罗莉,更引起不少人的眼神关注。
不过,身旁的两位壮汉,打消了不少人想靠近的念头。烈顶着三公分平头,嘴上刁根烟,惺忪的睡眼,让人有种压迫感。另一个,则是昨夜整晚都坐在电视机前的中古。別看他一米九的身高,百零四公斤的体重,还有乱翘的卷髮。他的工作,可是月入数十万的专业摄影师。他不时拿着单眼相机,不停的拍摄,一副闲人勿近的模样。
捷运到来,三个人随后上车,烈和中古一上车就开始找寻附近的椅子坐下。反倒是晓秋,独自一个人低着头拉着吊环。
「你瞧。附近的所有人,都再注视着你。」晓秋的耳朵忽然冒出这一句话。声音的来源是个崁在晓秋耳上的黑色微型麦克风,这是方便下指令特別装上去的。
「好丢脸喔……」晓秋喃喃地说道。此刻的她,很想找个地洞把自己埋进去.除了她一身的女僕服外,里面可是什么东西也沒有。肤色的轻薄软埝黏贴在她各处的敏感带上,但还是掩饰不了他凸起的两粒小红豆。粉红色的小裂缝,四周沒有一丝杂草,完完全全的呈现出来。最令她羞耻的,还是腰上挂的点滴带子,细细的导管,将红色的液体,导入到淡褐色的肛门里。
「开始啰。」烈按下了手中的开关,将飞梭移动到「四」的位置上。
晓秋身体骤然一震,接着酥麻的电流袭击全身,最先有感觉的是液体一点一滴流进她的直肠。火辣、刺激,以及不适应。
(嗯嗯……好刺激喔……)
随着液体流进的速度加快,火辣感更剧烈,开始有了疼痛的讯号传入她的脑中。各处的敏感带也有麻麻的挑逗感。
三十秒……一分钟……两分半……随着时间的流逝,身体传达的感觉逐渐变强。肛门的灼辣和疼痛感,以及排泄的渴望充斥着她的脑袋。各处的麻痺感开始转变淫慾的快感,体温渐渐升高,皮肤浮着嫣红。先早涂抹在阴道内侧的大量催情药膏也慢慢发挥着其功效,慾望之火一点一点地腐蚀她。
(……我怎么会有快感呢……好羞耻喔……好多人都看着我……)
身理心理两种不同的感受在她体内纠缠着。贝壳般的银牙紧咬,努力不让自己发出声来,却阻止不了口水从嘴角溢出。胸前的两粒粉嫩小乳头,不争气地变硬变挺,从女铺装外侧也可以清晰看见凸起的模样。粉红色小裂缝也渗出浪骚的透明汁液出来,闪耀着晶莹的光采。晓秋不断把身体卷屈着,双只腿拼命地夹紧,左手压在私处上,唯一的支撑只有她右手紧握的拉环。
「那个女生怎么了啊?」
「不舒服吗?」
「她样子有点古怪耶?」
「你看他左手放在『那个』地方,该不会是……」
周围的乘客们窃窃私语着,有些人开始假装不经意,做出小动作。这时,中古站起来,拿起相机向众人说道:「不好意思,我们要进行拍摄的工作。请不要靠近过来。」
话一出口,人群骚动起来。人群并沒有这样就散去,反而是不断靠近着,围成个圆圈在外围观望着。
(不要……不要看啦……这样……我会受不了的……)周围的注视,让晓秋有股被视姦的莫名兴奋感,爱液疯狂地分泌,从紧闭的小裂缝宣洩出来,流到整个大腿都是,有些更顺着银丝滴到地板上。
每经过一站,上车的人逐渐变多,观望的人潮也愈大,开始有些推挤,其中以男性学生佔绝大多数。这时期的男生,处于青春期着状态,看到这样的场景,不免心痒痒的。有的不断地吞嚥口水,有的则是盡力睁大双眼想把看到的一切收进眼底,还有一些,偷偷摸摸用手在自己高挺的地方,上下摩擦着。
旁边,还有一些人表情虽然是不悦,不过双眼仍是注视的同一个方向,静默地欣赏这场活春宫。
「哎呀!」晓秋轻叫了出来,满脸胀红,散发着浓郁的芬芳,右手紧紧的抓住吊环。一场高潮,即将爆发!顿时间,小穴强烈地收缩着,「噗滋噗滋」喷出一波波水液,溅洒车厢的地板上。随后晓秋软了下来,跪坐在地面上抽蓄着,享受着高潮的剎那。
「喂!你们在做什么啊?这里是公共场合耶!」一个穿着警卫制服的大声斥骂着。从另一头的车厢,奔跑过来。
这时,捷运的车门发出关闭的声响。中古和烈两人,很有默契,各自拉着晓秋的左右手臂,逃离现场。
「清扫中。请勿进入。」这个牌子竖立在捷运站的男厕所外。里面,却出现三个身影。
「唿……唿……真是好险。」烈大口喘着气,他看着靠在身上的可人儿,戏谑的说:「小晓秋,你刚刚的表演真的太赞了。害我差一点就要射了。」
晓秋沒有回话,反而白了他一眼,不悦地说:「看着自己的女朋友在別人面前高潮,这样让你很得意吗?」
「呵呵。口是心非。明明就是自己想要,不是吗?」烈呵呵的笑道。
「哪有……」正当晓秋想要反驳,烈拿起了手中的遥控器,在她面前摇晃的说道:「遥控器我关掉很久了,你都沒发现喔」
烈的一句话,让原本想要开骂的晓秋瞬间说不出话来。她知道烈沒骗她,因为她身上的道具并沒有任何运转的动作。想到这,她不敢继续想像下去……
接着,烈又开口提出另一个问题,说:「不过,现在你不想排便吗?」
这句话,彷彿一道惊雷,打醒了晓秋。强烈的排泄感浮现,让全身汗毛竖立起来,她急忙站起来,下半身却不听使唤。她只好右手扶着墙壁支撑身体,左手压着小腹抑制欲喷的便意,往马桶的方向走过去。
「小乖乖,惩罚还沒结束喔。」烈拦住了晓秋,对她指着反方向的厕所间。只看见中古默默地拿着三角架和摄影机,运用专业知识,将摄影机固定到一个合适的位置上。
剎那间,晓秋忽然想起阿飘在三人离开家门的时候,对着烈和中古咬耳朵的场景。她似乎快崩溃,然后用很可怜的声音哀求着说:「烈……求求你……不要啦……」
「还不行喔。」烈沒有理会晓秋的不甘愿与挣扎,先取出布条将小秋的嘴牢牢封住,在后脑打个节。然后把她的手腕用中古事先准备的麻绳捆住,拉直绑在上方的蓄水箱。
「呜呜……唔唔……」晓秋看到烈接下来取的东西,拼命地摇着头。
只见烈拿着一条塑胶管,分別绑在晓秋两只脚踝上,然后拉起和手腕的绳子绑在一起。这时,晓秋的模样呈现V字型。粉红色的阴部和淡褐色的小菊花,毫无遮揽的展现出来。
中古的摄影机也架设完成。他打开红色圆型的录影键,镜头里呈现一幅淫乱的图像。只见烈的手中,握着遥控器,对着晓秋微笑说道:「宝贝,最后的一场戏要开演啰。」
他打开开关,将功率调整到最大,剧烈的电流感马上就流窜全身,把晓秋刚刚退去的性慾给挑逗起来。烈也顺便按摩着晓秋的小腹,轻轻的搓揉着。然后算准时间,拔去堵住晓秋肛门的塞子。
(不行……忍不住了……好难受喔……)
晓秋不禁睁大起眼来,她感觉到粪水似乎从肛门滴漏出来。小腹也在这时冒出「咕咕……噜噜……」的响,紧接着便意勐烈地袭来,紧闭的扩叶肌快要超过她能忍耐的极限。
「嗯嗯……啊……呃呃……」晓秋的呻吟从布条里小声的传出。
她鼓起最后一丝气力,拼命收紧肛门。越是这样做,带给她的快感越大。在收缩和放松之间,她的思绪崩溃了。阴道再一次喷射出淫液,肛门也无法收紧,一股股强劲的粪水,稀里哗啦地急喷出来。
明明就是令她羞愧到快死掉的情况,身体却不争气地达到了巅峰。晓秋满脸尽是屈辱的泪水,身体不断的痉挛抽蓄着。不过,潜意识告诉她这样还不足够,还想要眼前男人的大肉棒,恶狠狠地插入到她的体内,满足她被虐的慾望。
烈似乎和晓秋有着心灵感应,立即拉开拉链,掏出巨大凶狠的阳具,张牙舞爪地向晓秋扬威着。经过刚刚的激情,晓秋的密穴已氾漤不堪,烈沒理会排泄物的恶臭,拨开晓秋两片胀红的阴唇,毫不费力插进了她的体内,开始剧烈抽送。右手也在同时,移动到晓秋勃起的阴核上,奋力地蹂躏着。
「呜……呜……呜呜!」烈奋力的抽插,晓秋也不停的叫着。也许是公厕的关系,叫得比起平常更加兴奋高昂。
晓秋感到烈的阴茎一次又一次顶到子宫颈上,让她浑身酥麻无力。阴道塞得满满的,那种被塞满的感觉跟平常不同,有种更加充实的感觉!令她兴奋得浑身直抖,嘴里发出满足的尖叫。
烈也是一样,虽然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和晓秋做爱,但却是第一次如此爽快,温暖的蜜肉紧紧的箍着他,小穴内的嫩肉刮着他的阴茎,舒爽的感觉像是吸毒上瘾一样,无法言喻。晓秋脸上的表情,羞愧又舒爽,屁股淫荡的扭动着,更添加了烈的兽性和征服感。
烈像是发狂般,不断的抽送着,低头看着晓秋的嫩肉随着自己的肉棒不断的翻进翻出,发出噗滋噗滋的声音。
忽然间,听见了陌生人的声音,说:「憋了好久,好急喔。」不知何时,放在门外的「打扫中」牌子居然不见了,开始有人群拥进厕所里。
「有臭味耶,是不是沒打扫干净啊?」
「也许是有人在大便吧?別想太多。」
听见人们的窃窃私语,晓秋不免紧张了起来。双唇紧闭着,努力不让自己的声音发出来。她凝视着烈,眼神似乎哀求他不要继续,再继续话可能会被发现。不过烈装作沒看见,反而更用力的幹着,好像在炫耀他高超的技巧似的,使得晓秋被搞的双腿发软,快要昏死过去。
也许是厕所里面的风扇杂音和外头的喧鬧吵杂,两人在厕所里面的疯狂举动并沒有被人发现。
随着烈一波一波进攻,她很快的又被带到的快感的顶峰,分明地感到小腹和下身的抽动,一股热浪由阴道深处涌出扩散到身体每一处,她又达到了高潮。烈也再晓秋这次高潮的时候,拔出阴茎,将生命精华全数喷射在她的脸上。
晓秋此时也晕了过去,白浊的精液沾满她清秀的脸庞,有种妖艷淫秽的对比感瀰漫着。烈关掉摄影机和遥控器的开关,露出满意的笑容。
也不知道昏死了多久,晓秋悠悠的转醒,整个脑袋还昏沈沈的,身体也还动弹不得。浑身上下好像沒有穿衣服似的,直接跟空气面对面的接触,好像被漂浮在大自然当中被整个怀抱。
突然,有另一个唿吸声接近她。先被突击,是胸前的两粒乳房,温暖潮湿的东西不断的擦拭着她。晓秋发觉双乳一跳一跳地增大,乳头也开始向上翘起。虽然她是在不甘愿的情形下,但全身却诚实地燥动起来。她努力的挣扎,但换来是更加刺激的快感,好像挣扎是增添情慾一样。下体也开是发热,黏煳煳的密液分泌出来。
「小晓秋,你未免也太敏感了吧!这样你也有反应。」烈的声音的传进了晓秋的耳里。声音里,有些无奈。
晓秋这样才张开双眼,看着模煳的四周。熟悉的房间,睡惯的床,这里是他们俩甜蜜的小窝。她接着微弱的声音询问:「回家了?」
烈将湿毛巾换到干净的一面,边温柔的擦拭着她的大腿内侧,边说:「是啊。回家了。」
「轻点。」晓秋吃痛喊道。
「抱歉抱歉。」烈连忙放松自己的力道。
「其他人呢?」这时,晓秋才想起家里的那一大群恶劣的傢伙们。想到这,她就有点怒气,要不是他们,自己也不会这么惨。
「都已经半夜十一点了,当然各自回家啰。对了,他们都看过录影带了。每个人都直说贊喔。」
「不是吧?」晓秋满脸黑缐的说道。
「还有,大家还约好,下周的二十二号,再一次聚会喔!」
「二十一号,不是过年前吗?」
「对啊,阿飘说,这样才可以再写一篇新年的淫悦聚会啊。」烈笑道。
猜你喜欢
東莞的森林二章
都市情感
999次观看   2019-08-10 21:56:50
溫柔繩子
都市情感
999次观看   2019-12-16 18:26:21
風騷熱舞校花和我的死黨女友5-7
都市情感
998次观看   2019-12-16 18:26:03
口爆
都市情感
997次观看   2019-12-16 18:27:04
我與女同事的真實經歷
都市情感
997次观看   2019-08-10 21:56:49
111號房~3P
都市情感
997次观看   2019-07-29 20:28:03
我與老闆娘的秘密
都市情感
997次观看   2019-07-21 18:25:48
谈性说爱-花火.慾火
都市情感
996次观看   2020-01-19 19:27:57